当前位置:主页 > L易生活 >Facebook的野望:变身媒体业的风纪股长 >

Facebook的野望:变身媒体业的风纪股长

Facebook的野望:变身媒体业的风纪股长

「野望」是源自于日本的词彙,意思是野心、奢望。用「野望」一词来描绘 Facebook 踌躇满志、睥睨天下的近况,想来是相当贴切的。

如果我们先不考量实际的地理疆域,单用会员人数来看的话,Facebook 俨然已经超越中国、印度,成为全球第一大国。来自世界各地的网友,无时无刻「活」在 Facebook 的国度里。无论是在捷运中、办公室里,还是睡前时刻,大家都不忘在 Facebook 上留下生活的印记,一点一滴成就了使用社群媒体打卡、写日记的生活日常。

回顾 Facebook 创立之初,这还只是一个被创办人佐克伯用来「把妹」的社交网站。然而随着市场版图逐渐扩大,频宽、人事成本、办公室租金等各种费用的支出也相当惊人,因此,在 Facebook 股票上市之后,经营团队不得不面对现实,加快商业化的脚步,想方设法要获得更庞大的收益。

大家都对 Facebook 所主张的「骇客精神」耳熟能详,也知道这家公司网罗了各界的技术菁英,但显而易见的是 Facebook 已经从昔日的一家网路公司,变成商业的巨擘。Facebook 的技术阿宅们不以现有的成就自满,汲汲营营地想要谋取更大的利益和影响力。他们不但加速广告业务的布局,也思考更多可行的商业模式,好比在涂鸦墙上插入各种广告,或是开放社团可以直接购物等等;未来,还可透过 Messenger 直接进行支付。

此外,他们更觊觎庞大的影音商机,不但忙着和 YouTube 争夺阅听大众的眼球,也利用广告、赞助等方式来获得收益。换言之,Facebook 不甘于只做一个社交平台,除了已经掌握大量会员和流量外,更积极想要将满满的流量和影响力,透过各种方式与形式变现。

去年十月下旬,Facebook 的营运长雪柔・桑德伯格与产品长克利斯・寇克斯 ,连袂出席了 WSJ D Live 大会。寇克斯公开宣布,他们正在开发新颖的数位工具,让影音可以更具有吸引力。寇克斯预估,到 2021 年时,影音将占 Facebook 行动流量的七成。从这段公开谈话可以看出,Facebook 虽然仍然坚持技术本位,但也不可避免地大量投资与影音有关的内容。

再加上 Facebook 在 2015 年 5 月推出「Instant Articles」服务,让各家媒体可直接在 Facebook 平台发表新闻,宣称可以让网友更快看到新闻、带来更好的使用体验,媒体也能拥有更高的触及率。然而,这一连串的举措,也让人觉得 Facebook 是否捞过界,企图成为一家能够影响社会舆论的媒体公司。

那幺,Facebook 的创办人佐克伯,又是怎幺看待自己一手打造出来的社交巨擘呢?

他在去年 12 月 Facebook Live 直播活动上,对外表明了立场,他说:「Facebook 无疑是一个新平台,但我们不是传统的科技公司,更不是传统的媒体公司。我们的责任不仅限于传播新闻,我们是公共资讯与话语的重要组成部分。」

最近,国外媒体也传出 Facebook 买下了《纽约时报》大楼的某几层办公室,有意将负责「Instant Articles」服务的新闻产品团队,从加州搬到纽约这个美国媒体重镇。这件事,某个程度上也彰显了佐克伯的野心。

对于接近 20 亿的月活跃用户来说,Facebook 早已不再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社群媒体,而是获得资讯与人际往来的重要平台。这让人想起知名电影「蜘蛛人」的经典台词:「能力愈大,责任就愈重」。

桑德伯格表示,Facebook 目前有两个目标,包括成为包容所有概念的平台,以及矢志为所有网友闢建一个安全的线上社群。

众所皆知的是,Facebook 的能耐早就超越能够飞天钻地的蜘蛛人,但也因为近年来的发展过于迅速,让营运团队惊觉,无法单靠演算法来管控一些有争议的内容,好比近来假新闻频传,就让他们伤透脑筋。今年 1 月 4 日,德国便针对在 Facebook 散布、流窜有关梅克尔总理的假新闻⼀事,对 Facebook 开罚五十万欧元。

面对野心无穷的 Facebook,广大的用户们该何去何从呢?我想,大家是时候该好好思索了,要如何善用这样的社群媒介,但又不能被它所拘束和绑架了。

 

“In reality, hacking just means building something quickly or testing the boundaries of what can be done. Hackers believe that something can always be better, and that nothing is ever complete. They just have to go fix it — often in the face of people who say it’s impossible or are content with the status quo.”

实际上来说,骇客只是意味着快速的开发、建立某件事,或是测试、挑战现存概念的极限与可能性。骇客相信事情总能做得更好,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已经完满无缺。因此,骇客通常会去调整、解决那些人们总是说「不可能」或是倾向保持现状的事情。
资料来源:WIRED